黑龙江民生网 - 关注民生_服务人才

过度医疗亟须标本兼治

2019-03-23 12:37?????来源:未知

对话人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 邓利强

中国医院协会医疗法制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郑雪倩

法制网记者 韩丹东

法制网实习生 晏亦茜

记者:乱用辅助用药不仅会影响患者的健康,也增加了患者的开支。对此您怎么看?

邓利强:如今社会存在有些辅助用药费用比主要用药费用高的情况,医疗方面有很多机制和体制需深入思考。但辅助用药是否存在一些利益,我们很难肯定或者否定。

郑雪倩:辅助用药不代表不能用,在现实社会中,有一些疾病用药是明确的,有指向的,如果增加了一些辅助药,可以增加它的疗效。正确用药是我们有适应症的疾病时使用的药,但如果没有适应症,那就属于滥用了。

记者:有一些患者的病症没有必要输液却强烈要求输液,从而导致过度用药,对这种行为该如何规范?

邓利强:从医生这方面来说,病人养成了这种习惯,他认为医生说的有问题,医生逐渐也懒得说,虽然说了以后减少了输液量,但是我们没有正向激励机制。所以医生和社会都应该加强健康教育。

郑雪倩:过度用药或者滥用药会给患者带来很多伤害,是药三分毒,确实要慎重使用,这样可以避免给患者带来一些损害。所以,在患者主动要求的情况下,医生首先应给予提示,患者自己也要有意识,不是说多吃药病就好得快。

记者:国家对于过度医疗作出过哪些规范或者规定呢?

邓利强:目前,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来治理医生过度医疗的问题。如果要治理,应从行政角度出发,要真正负起责任,制定措施让医生能够自我生存,而不能置之不管,这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也不符合社会运作规律。

我认为在整个过度医疗的治理中,医生其实处于弱势。患者如果被多开药了,首先应该问,是什么原因导致医生这么做,而不是去找医院和医生质问。当患者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给患者表达的机会。如果患者不是从自身的角度而是从社会的角度出发,那患者应该和最基层的医生一起思考,如何让医疗补偿机制到位,这样才是医生之幸,也是患者之幸。

郑雪倩:国家对这方面的管理还是有很多规定的。卫生部发布的处方管理办法,对于医生怎么开处方有明确规定,应当遵循安全有效经济的原则。另外规定一个处方不能开具超过多少种药品。还有关于处方的费用限制,并且规定医院的药占比例不能过大。

从2001年开始,在三级甲等医院的评审标准中,有规定用药每年的金额排序,前十位的药物要与医院的性质和承担的主要任务相符合;在公立医院药品招标采购的管理规定要建立处方点评、医生约谈制度。而且对辅助用药和医院超量使用的药品要跟踪监控。

2015年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意见也强调了合理用药和处方的监管,包括抗菌素使用和激素类药物,抗肿瘤药物等临床辅助用药的干预。

国家卫计委在2015年也发表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若干意见的通知。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规定工作的通知。这些都是国家对于控制过度用药作出的一些管理和规定。

记者:既然已有相关规定,那么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过度医疗现象出现?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规范过度医疗?

邓利强:与国家对医疗补偿机制不足有一定关系,这导致医院不得不养活自己,才会出现这种现象。所以单独治理医生过度医疗现象,治标不治本。希望相关部门真正关心卫生健康事业,对社会、对人民生命健康真正负起责任。所以,应该对医疗补偿到位,不让医生总考虑怎么挣钱养活自己,不让公立医院总考虑怎么挣钱维持医院运作,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过度医疗问题。

郑雪倩:社会需要真正负起责任,去监督有权力的人和有权力制定规则的人。只有大家共同努力,继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才能真正解决过度医疗问题。


频道精选